說說洋涇浜英語口語 - 英語口語

在19世紀后期至20世紀20年代,在上海流行一種“洋涇浜英語”。

“洋涇浜英語”有以下幾個特點:

1.在語音上受上海話影響,把輔音“r”說成“l”。如:“all light(all right)”、“loom(room)”;把輔音“t”讀成“chee”,如:“Mynowanchee(Idon’twantit)”。

2.語法上用自由形式取代了詞尾變化,放棄了數、格、人稱等形態變化。如“I”、 “me”、“my”、“mine”都用“My”表示,像“Paymy(Givemethat)”。又如不用冠詞:“My wanchee bath(I want a bath)”。不用動詞時態形式:“No can do(That will not do)”。

3.受漢語量詞的影響,泛用“piecee(piece)”當量詞用。如“Pay my two piecee(I will take two of them)”。

4.泛用 “time”表示時間,“side”表示空間。如:“another time(again)”?!癟his side(Here)”。

5.用 “belong”表示“屬于”,泛用代替系詞“to be”。如:“That belong bad pidgin(That is a bad job)”。

6.用上海話語法和語序組裝英語詞語成句。如:“Can do(That will do)”,“Pay my look see(Just let me look)”。

7.詞匯基本上來自英語,也用英語俚語,如:“Savvy?(Do you understand?)”。也有來自上海話及印度帶來的詞語。如:“Man man(慢慢Wait a bit)”,““Doo maloo(大馬路Nanking Road)”。

8.簡化的表達,這是用縮略彌補口拙。如:“No likee (I don"t like them)”,“Pay my two piecee(I will take two of them.)”。

9.換話表達?!癢hat side my room?(Show me my room)”,“This belong number one(This is very good)”。

隨著上海人英語學習水平的提高,上海洋涇浜語在20年代以后消失。但是在洋涇浜語影響下產生的一些詞語依然流傳在下層群眾中,如把丈夫稱“黑漆板凳(husband)”,管門人叫“拋脫(porter)”,把蠢人叫“阿木林(amoron)”,把找機會說成“混腔勢(chance)”,把傾向、模樣說成“吞頭勢(tendency)”,把全部說成“擱落三姆(grosssum)”,把一文不值者稱為“瘟生(onecent)”,又如稱壽頭碼子、小刁碼子的碼子來自“moulds”。

下等平民學到幾句“洋涇浜”,也用于應付與外國人交際。如“非常感謝你(thank you very much)”說成“生發油賣來賣去”,把“讓我看看(let me see)”說成“來脫米西西”。范敬宜先生說到過幾個“洋涇浜”例子,如:外國主人回家,見玻璃窗打碎了,問仆人緣故,仆人很流利地用“洋涇浜”回答:“inside 吱吱吱,outside 喵喵喵,glass 克郎當!”洋主人一聽便知是貓抓老鼠闖的禍。洋行老板讓中國司機到大光明買電影票,司機空手而歸,說:“Manmoun-tain man sea,today no see,to-morrow see,tomorrow see,same see(人山人海,今天不看,明天看,明天看,一樣看)?!边@些自造的臨時用的“洋涇浜英語”外國人都是聽得懂的。

反之,在上海的一些外國人也有說“洋涇浜滬語”的。曾長期任圣約翰大學校長的美國人卜舫濟,有一次在大會上說:“我有兩個屁放(譬方),一個屁放拉美國,一個屁放拉中國?!笔ゼs翰的學生至今還記得他這句曾引起哄堂大笑的話用來打趣。原來他是用了英語的語法在說上海話,當時的上海話“比方”是說“譬pi方fang”的,與“屁pi放fang”同音,問題出在說話語音上和上海話實際稍有出入。當時上海灘廣為流行著一首滑稽有趣的用上海方言注音的洋涇浜的順口溜:

來是“卡姆”(come)去是“個”(go)

廿四銅錢“特萬體佛”(twentyfour)

是叫“也斯”(yes)勿叫“糯”(no)

“翹梯橈梯” 喝杯茶(have tea )

“雪堂雪堂”(sit down)請儂坐

烘洋山芋叫“迫達度”(potato)

自家兄弟“伯拉茶”(brother)

爺要“發茶”(father)娘“賣茶”(mother)

丈人阿伯“發茶落”(father-in-low)

腳叫“伏特”(foot)鞋叫“休”(shoe)

洋行買辦“糠擺渡”(comprador)

還有一位聰明的“寧波幫”中人,也用寧波方言注音編印了一本《洋涇浜英語實用手冊》,與上海方言注音的《洋涇浜英語歌》稍有區別,他是這樣用方言注音的:

來是“康姆”(come)去是“谷”(go)

廿四銅鈿“吞的?!?twentyfour)

是叫“也司”(yes)勿叫“諾”(no))

如此如此“沙咸魚沙“(so and so)

真嶄實貨“佛立谷”(fully good)

鞋叫靴,洋行買辦“江擺渡”(comprador)

小火輪叫“司汀巴”(steamer)

“翹梯橈梯” 喝杯茶(have tea

“雪堂雪堂”(sit down)請儂坐

烘洋山芋“撲鐵禿”(potato)

東洋車子“力克靴”(rickshaw)

打屁股叫“班蒲曲”(bamboo chop)

混帳王八“蛋風爐”

“麥克麥克”(mark)鈔票多

“畢的生司”當票多

紅頭阿三“開潑度”(keep door)

自家兄弟“勃拉茶”(brother)

爺要“發茶”(father)娘“賣茶”(mother)

丈人阿伯“發茶落”(father-in-low)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5.pinlue.com/image/129.jpg
分享
評論
首頁
买鱼能赚钱吗 北京11选5 山西快乐10分中奖玩法 上海十一选五分布走势 急速赛车官网 吉林十一选五官方版 彩吧论坛3d预测打印版 佳永配资_网贷门户 彩霸王两码两肖主两码 股票下跌图片 内蒙古快三今日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