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旦鴉雀

今天一到開沙島就看到黑翅鳶停在樹頭,遠望以為在打瞌睡,用望遠鏡細看,其實它一直低頭注視著下面的蘆葦蕩。蘆葦蕩里棕頭鴉雀唧唧喳喳叫,一群群從蘆葦桿中穿梭而行,即使取食也是不停轉換位置。蘆葦蕩外除了黑翅鳶,還有棕背伯勞巡飛。小棕頭似乎意識到危險的存在,所以它們一般都在蘆葦蕩的下層活動。

黑翅鳶看見有人靠近,立即飛向遠處的一棵樹停棲,仍然虎視眈眈。

沒有可拍的鳥,我也準備到別處去看看。正欲離開,突見蘆葦蕩里有幾只體型稍大的鳥從蘆葦桿的底部往上爬升啄食,定睛一看竟是震旦鴉雀,有三四只的樣子。雖然常去開沙島,主要還是看水鳥,偶爾將視線投向蘆葦蕩,也是想拍些不常見的鹀,對這種地產鳥少了關注。既然它們送上門來,那就練練手吧。

開始震旦鴉雀一直在稍靠里面的蘆葦桿上取食,而且光線條件不是很好,拍了幾張就離開了。后來四點多再去,光線好了很多,更是碰到這只善解人意的小家伙,它兩次表演“順桿爬”,其中一次更是爬到蘆葦桿的頂端,讓我舒舒服服地拍了個純背景。謝謝啦,梳著大背頭的帥哥!

氣溫升高,開沙島人多了,一些農民開始“春耕”開荒了。水鳥躲得遠遠的,數量也已經不多,今天甚至連骨頂雞都沒有看到,野鴨更是不見蹤影。從望遠鏡中可以看到遠處鳳頭PT已經開始求偶表演,這是很好的拍攝題材,只是需要找到理想的隱蔽之處才能拍攝到。而現在農民、釣魚客常在水邊活動,不可能有近距離拍攝的機會。

走到最里面的一個塘,沒有看到那5只小天鵝和大群的普通秋沙鴨。不過,白琵鷺還有13、4只,它們聚集在對岸的水邊捕食。我觀察了一會兒,發現它們保持隊形向這邊移動。于是下到水邊,等著它們靠近。它們擺動著寬寬的長長的琵琶嘴,似乎是用這種方式驚擾水里的魚,然后“渾水摸魚”。有時一只捕到魚,還沒來得及仰脖吞食,其它的看到會涌過來搶食。這樣的爭食場面也時常發生在再次討生活的銀鷗(?)之間。

食物爭奪不僅發生在同類之間,不同種的鳥之間也會發生搶食大戰。蒼鷺是強盜型的投機客,它們常常環伺在白琵鷺群的周圍,一旦看到白琵鷺捕到魚就會去搶奪。憑借著身高優勢,蒼鷺搶食常能輕易得手。

春耕時節,農民開始火燒小塊的蘆葦蕩使其成為自留地。而被燒過的蘆葦地里,常常有灰頭鹀、葦鹀和小鹀等鹀類、鶇鶇以及本地的幾大菜鳥在這里找食吃。它們吃的是什么呢?草種?蟲卵?不管它們吃什么啦,我更關心的是會不會出現黃胸鹀和栗鹀這樣的“妖怪”。

今天黑翅鳶不給面子,一直躲得遠遠的。不過,因為它我重新審視了它眼睛盯著的那些蘆葦蕩,拍到了很好的震旦鴉雀的片子,還發現蘆葦蕩里似乎還有藍點頦等品種。下次去,可是找尋新的目標了。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5.pinlue.com/image/37.jpg
分享
評論
首頁
买鱼能赚钱吗 甘肃11选五方法技巧 体彩6十1中奖规则图表 中国体育彩票网 牛彩网体彩排列三试机号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遗漏值 22号江西快三开奖查询 股票网上开户流程 陕西快乐10分选号技巧 网上的澳门赌博真实么 澳门好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