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延達︱把一個人倒進人群

詩是最接近愛的語言,而時光是它的印記

這里是

↓↓

河北人的詩

河北人的詩│第四十一期 

把一個人倒進人群作者:寧延達空杯 一杯水倒進沙里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杯水倒進海里海水并沒有顯得更多 把一個人倒進人群他立刻成了一群普通的人 

◎腳印 我踩在泥土上  模仿一只蝴蝶的輕不行  我的腳還是不夠纖細泥土還會發出被踩踏的尖叫 穿上鞋子  泥面留下一只清晰的足印我這么無足輕重的踩踩卻令女兒感到驚奇 她也伸出腳  在我的腳印旁踩出一個小小的腳丫 看來每個人都有留下點什么印記的沖動麻雀也是  狗狗也是我飛過了人間  本未想留下任何痕跡 

釘子戶 廢墟中只剩一棟孤零零的房子如同領袖  獨自站立在高高的舞臺仿佛它只需在關鍵時刻揮揮手臂倒下的房子將一棟棟重新站起 晚上路過這里  整個村莊漆黑一片只剩這棟房子閃著微光遠遠看去  如同不容于人間的鬼火是否在這個時候  它只需熄滅燈光倔強的人便會徹底潰敗下來 

出事了 出事了  一只螞蟻掉進深井里另一只  剛剛與它擁吻致其暈眩 出事了  一朵花被撲騰的麻雀撞碎衣衫  從此不會再有愛美的姑娘將它摘下放入瓶中 出事了  大青山又悄悄長高一寸除了山中的喜鵲  沒人想起今天是大青山的生日 出事了  風被巨大的圍墻堵住  那邊一個窒息的孩子正捂著脖子干嘔 出事了  二百歲的老人來換一個強壯的生殖器手術室的醫生還沒打完一場麻將 出事了  上帝好像也有不愿關心之事他擲下失敗的骰子  卻沒有足夠抵賬的籌碼 

夢醒之時  你的眼中會有一個昏暗的倒影 睡醒之時  你發現自己的身體里居然有一個黑洞使你與自己恍如隔世  在毫無關聯的兩端影子與影子相互牽手 一個人的生命到底需要多長  有時候你醒來怔怔地思考這樣的問題  在接下來的二分之一人生中給自己留有多少余地 有時候你萬分遺憾一場夢永難再續  該珍惜時卻過早醒來  而不得不沮喪地登上皮鞋  迎著霧霾  穿越半個城市去混一口飯吃  如同把自己置于另一口深井 水面有多少星星的倒影  心中有多少美麗的愿望不能對生活要求過多  沉下去  沉下去讓內心安靜   窒息  驚恐  纏繞的觸角  尖利的牙齒  粘稠的毒液  旋轉的漩渦有什么比陽光下的陰謀更為恐怖  當你明了下沉與上升本就是一回事將不再糾結星星永不可得   因此你決定換一副好心情  并對著眼中那個昏暗的倒影說不要傷悲  請你溫和地回到那個良夜此刻星空已一片澄明 

同類 人們習慣把低齡的孩子放在一起高齡的孩子放在一起 剛剛路過柏林禪寺的時候我虔誠的母親躬下身子悄悄走了進去 遠處的樓群怒視著曠野它們聚在一起  接納驚惶的成人 扎堆的事物  除了螞蟻還有麻雀感謝吸鐵石  感謝地心引力 感謝你們給我贊譽給我贊譽的人都是我熱切尋找的人 

情結 母親拔光了我花壇里的花草  她說種那玩意干嘛  又不能吃她栽了黃瓜十棵  茄子五對辣椒  西紅柿  各十韭菜一片  菠菜一片她的邏輯  是土就得拿來種莊稼 城里的地太少了母親找不到地方種幾壟豆角  讓農民的手藝在鋼筋水泥中蔓延 我把城市當成了故鄉我的兒子  我的朋友  在這座城市里扎下深根我想把母親移植過來親情是化肥  兒孫是厚土 可不知是我澆水過多還是肥料不夠  母親總是長不好  她刨開我墻角的大理石還買來木頭箱  說要種幾棵苞米她恨不得在我的陽臺養幾只雞鴨在她的床頭種幾個鄉親 

                       傷疤 本不屬于身體  現在卻成為了身體的一部分我無法一下子消除它物歸原處  時光靜候在記憶的皮膚之下 它有噴出我的血鮮紅的液體表演指縫的戲劇它有翻檢我的骨頭紅白相間的肉塊吼出絕句 我曾刻意在異性面前炫耀它野蠻的外形  翻滾的一一隱藏在皮膚下顫抖的機心當我意識到自己的淺薄又刻意遮蓋他  一步一步  它塑造兩條相交的小徑卻沒有指示牌標明方向 如今  我撫摸著這微微的凸起判斷明日的天氣它將刀埋在我的內心  使其時時尖叫“我翱翔  我的灰燼將是現在的我”(博爾赫斯) 

破陣子 停電的夜晚  我也學辛棄疾抽出匣中寶劍蠟燭的白光一陣噼啪顫抖 難以用它為國效力了只能任其在我的詩句間寒光閃耀 懷揣利刃者必有赴死之心哪怕是陰謀也必有陰謀得逞后抽劍的果敢如今  轟地一聲它便坍塌為書房的飾物 它的骨頭從持劍者的身體抽離失去了自身的剛性它空有劍膽之名  實則連膽也抽掉了 我懷著無限的遺憾吟著傳世的詩篇在電燈亮起之前的那刻忽然心生一種風蕭蕭兮的悲壯我唰地一劍刺入書櫥這二十年所積之術又有何用心中的悲涼  終于止不住涌了出來 

黃昏時候的操場 在夜色中跑步的人  腦中沒有雜亂的叫嚷聲很難得  這一刻嘈雜的城市仿佛突然出現一個陷坑空氣在這里淤積  風在場中間打滾肉體停止了運動少年的戰斗偃旗息鼓 走在黃昏時候的操場  你內心空曠不已卻深知這地面  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如何將你馴服沒有其它理由  阻止內心的搏斗  即便深陷囫圇亦未停止努力直到歲月  輕輕將信念擊倒 肌肉  再無力道思想的疆域  縮小到一塊操場大小命中的成敗都被一筆勾銷也許只剩詞語與詞語的拼斗回憶與昏聵的往來直到  場中吹哨的暗影融于光中  打分牌才會獎勵給你一個  溫暖的定語 

肚疼貼 肚子里翻江倒海  疼出我一身冷汗忍痛到書房鋪開宣紙卻梨花盡落傳奇不可續  只好待下次頭疼腰軟 高燒卻無法照亮夜空悲傷容易在此刻尋來 而有個寫詩的人  正急匆匆拿起紙筆有只黃雀  正驚叫著去看海棠原來除了肚疼  還有那么多浪漫之事 隔壁的二傻子也發起了神經把八十九歲的母親背上了山頂 

 

END

作者簡介:

寧延達,滿族,1979年10月1日生于河北豐寧,寧王府品牌創始人,上世紀90年代開始詩歌創作,作品發表于《詩刊》《詩探索》《星星》《北京文學》《青年文學》等刊,并收入多種年度選本。出版有詩集《風在石頭里低低地吹》《大有歌》《空房間》《假設之詩》等。

 

●寒城 | 這個秋天還沒去釣魚

●青山雪兒︱紙上的回音

●胡茗茗︱親愛的歌者

作者:寧延達

編輯:吳金銘

責編:高紅超

歡迎投稿

[email protected]

中國新聞社河北分社

長按二維碼關注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mbrFTw6Hl3OF56JI4UBu6Xq37SY3YCvbIT3yS0JjKEyh4Ike1vic2LvDkib8M9ELQc6oSAf0rouPnib2vU0FAHuFA/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买鱼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