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 | 賈西津:基金會如何在公益生態中成為“資源中心”?

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年度盛會作為行業最具影響力的交流平臺之一,致力于成為搭建高層次的行業對話、交流、合作的平臺。11月22-23日,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2019年度盛會以“堅守初心、共謀發展”為主題,誠邀大家齊聚福州,探討堅守初心之道,共謀未來發展之路。點擊下圖或文末的“閱讀原文”立即報名參與年會。

▲ 點擊上圖立即報名年會

自然萬物,都有自己賴以生存的生態,大自然如此,社會如此,公益行業亦如此。一個強大的生態,可以促進不同組織之間的鏈接與溝通,還可以相互支撐、共生,促進整個生態的健康發展。

善達網注意到,自2008年成立起,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就致力于推動基金會行業的生態系統建設,近兩年更是將其作為了論壇的未來發展戰略。主辦方認為,只有推動公益生態系統的完善,民間公益慈善才能健康、可持續地發展。

11月22日-23日,一年一度的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年會又將召開。基金會發展問題再次成為公益行業關注的熱點,而其中的一個話題就是公益生態建設。活動之前,善達網以“構建公益生態建設”為主題,對包括賈西津、李志艷、彭艷妮、呂全斌、劉洲鴻等業內專家和實踐者進行了專訪,探討如何構建一個完善的公益生態系統,基金會在公益生態建設又應承擔怎樣的角色和責任。

今天推出系列專訪第一篇《賈西津:基金會如何在公益生態中成為“資源中心”》。賈西津老師是清華大學管理學院副教授、清華NGO研究所副所長,她認為,基金會處于公益生態鏈中的上游,它像一個“資源中心”,承擔著“籌錢、增值、散財”的功能。

馬廣志:近年來,生態建設是公益領域關注的一個焦點。您認為目前中國的公益生態現狀是怎樣的?

賈西津:隨著慈善事業的發展,基金會、社會團體和社會服務機構等的組織越來越多,也出現了很多的服務機構和第三方支持機構等。這個行業如果要發展得更好,就必須要重視行業生態的建設。

概括來說,中國公益生態的現狀目前主要呈現有三個特點:

一是偶發式的活躍。也就是說,公益只是在出現災害或99公益日期間,才會受到社會的關注,其他時間還是比較冷清的,不是那么受關注。

二是選擇性生長。像企業的成長發展一樣,公益需要的也是一個自然、自由的環境,只有社會需求在,就會產生大大小小的社會組織,進而發展至一個成熟期。但現在公益事業的發展,受政策的導向影響很大,結構還是很不平衡的,在不同的時段會呈現選擇性。比如現在社工機構發展非常快,就是因為政府購買這方面的社會服務相對比較多。而像十多年前比較活躍的婦女權益、勞工維權等社會服務已經很少了。

三是社會力較弱。現在雖然全國有7000多家基金會,80多萬個社會組織,但真正的社會影響力卻并不強。貌似活躍的公益組織與其社會力并不匹配,并未形成真正的第三部門。

馬廣志:那您認為一個好的公益生態應該是怎樣的?又怎樣才能建設這樣一個生態系統呢?

賈西津:“生態”這個詞最早來自生物界,是一個有機的而非無機的概念。一個好的公益生態一定是自然生長,而非被打造或是被構建的。這個公益生態一定也是多元的,成長起來的公益組織不會一模一樣,形態多元,特點也多元,而且這些組織又會相互關聯,最終形成一種多層管理的復合結構,有著內在運營邏輯的體系。就像大自然一樣,一個好的公益生態也需要有相應土壤、空氣、陽光、水分,即政策法規、基金會、樞紐機構等各司其職就好。

馬廣志:您說過,在公益生態中,基金會應該是一個支持層。那在構建公益生態中,基金會如何參與并發揮支持作用?

賈西津:基金會之于公益行業,可以比作經濟領域中的銀行、證券等金融機構。雖然它的數量不是很多,但應該起到支柱性的作用,它是一個動力源,應該為社會組織的發展提供源源不斷的資源流。

馬廣志:但我國很多基金會好像并未發生這樣的作用。

賈西津:是的。我國大多數基金會還只是一個名稱上的基金會,并未在公益生態發展上形成一個資源流,發揮在公益行業中應該起到的支柱性作用。基金會有操作型基金會和資助型基金會兩種,我認為前者嚴格意義上不是基金會,它和一個提供服務的公益組織沒有區別。只有資助型基金會才扮演著公益蓄水池、能量源和行業支持者的角色,但遺憾的是,這樣的基金會也許1%都不到,只有50家左右。

馬廣志:如何才能讓那些操作型的基金會轉型為資助型基金會呢?

賈西津:現在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基金會本身應該是給資源的組織。隨著這種理念的普及,會有一些操作型基金會向資助型基金會轉型。但更多的資助型基金會還有待有理念的資助者,在未來的資助方向上,有所改進,或者直接成立更多的資助型基金會。

馬廣志:您把這種理念稱之為“現代基金會在中國的覺醒”,在前不久舉行的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陜西峰會上,您還提出了基金會未來發展的兩個核心問題:基金會一定要認知到未來公益生態是什么樣的?在其中的特定角色是什么?

賈西津:是的。基金會處于公益生態鏈中的上游,它像一個“資源中心”,承擔著“籌錢、增值、散財”的功能。在未來,基金會應該是一個為有愿景的組織提供可持續的實現公益目標機制的機構,是進一步跨域創新、跨部門的資源流通平臺的一環。

令人欣慰的,作為公益行業發展的樞紐型機構,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關注到了這一點,而且在倡導和推動地方公益生態構建上作出了很大的努力。

馬廣志:這種推動對地方公益事業的發展有什么意義?

賈西津:非常重要。社會組織的發展邏輯是自下而上的,其生態建設的關鍵在于各地能否形成一種適合的土壤和環境,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的地方峰會的舉辦,就是通過理念的傳播以及一些種子的落地,來推動當地公益生態的向好變化。

馬廣志:在您看來,中國哪個地方的公益生態給您的印象最深刻?

賈西津:早些年來說,因為經濟發展相對發達,廣東、浙江和上海的公益生態都比較好,但近些年因為受政策影響,這幾個地區的公益生態都沒有多大變化。

目前而言,成都是比較有特色的。成都的形象定位是一個宜居城市、一個文化城市,所以它始終把社區看作是社會治理的基礎,是自下而上的社會治理思路。所以它的公益生態起始不是從社會組織而是從社區基層建設發展起來,雖然政府沒有出臺什么特殊的支持政策,但很多草根組織就這樣生存并壯大起來,表現形式也多種多樣,有什么資源就去做什么,而且復合性特別強,幾乎完全是一種自然生長的狀態,結果你看到的就是一個“樹”的模樣,而不是被規劃出來的。

馬廣志:這些不同的組織之間是怎樣的鏈接和溝通的?

賈西津:它們之間不一定有很正式的鏈接,但它們就那樣自然地形成了一個生態群。大家自發進行交流和溝通,而不是由政府來主導什么該做,什么不該做。自由成長是生態的本質。當然,這種自由的前提一定是合法合規,而且是在真正地解決社會問題。

馬廣志: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也開始把基金會行業的生態建設作為自己的使命,您對此有什么期待?

賈西津: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可以以每年年會以及各地的峰會為抓手,推動基金會的行業生態建設。

一是倡導“共創”理念,推動更多的基金會向資助型基金會轉型。

二是可以探索基金會治理的有效機制,推動行業治理水平的的提升。

三是推動優化制度環境,推動建設基金會的多層次有機發展生態。也就是說,讓基金會具有現代公益的理念,真正的成為“基金會”,是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應該承擔的最重要的任務之一。 

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2019年會將圍繞“堅守初心、共謀發展”的主題,于11月22-23日在福州舉行。2019年會共設置標準票(899元)和VIP票(1199元)兩種,掃描下方二維碼進入報名系統,內含詳細介紹、參會指南和常見問題等。

▲掃二維碼報名2019年會

更多年會參與方式,歡迎申請:

>>成為2019年合作伙伴

>>“回望”初心,書寫你的故事

>>貢獻基金會行業檔案資料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TIu5S5REiac1ThECNOVghRS6YQKCpTkGOxuXU7gd2bMBhnYfxCf7LpHFwOibuRyRZibuTrO9kUvUMyusSkrSElED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买鱼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