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老人容易摔倒?這篇文章給了我們答案……

點擊上方藍字關注

我們一直面對著一個重要的問題:

老人為什么這么容易跌倒?

在《最好的告別》一書中提到,每年美國有35萬老人跌倒,其中40%從此站不起來,只能過輪椅上的生活。中國老人的這些數字只會更多,而摔倒以后的后果只會更嚴重。

導致跌倒的三大主要危險因素是平衡能力差、服藥、肌肉乏力。三個風險因素都占齊的老年人,幾乎100%會跌倒。

下文的內容來自《最好的告別:關于衰老與死亡,你必須知道的常識》(Being Mortal),作者Atul Gawande是著名醫生,曾參與奧巴馬政府醫療改革方案制定。

這本書講到:當獨立、自助的生活不能再維持時,我們該怎么辦?在生命臨近終點的時刻,我們該和醫生談些什么?

大多數人只是把命運交由醫學、技術和陌生人來掌控,而Gawande提供了實用的路線圖。

保護老人免于跌倒不難,只是得有心:照顧好老人的腳,老人服藥后得特別小心,體重降低對老人是個危險信號。

*以下文字也許有點長*

*但相信仔細閱讀會對你有所幫助*

腳才是老年人真正的危險

老年門診,或者像我們醫院那樣,稱為高齡疾控中心(即便在專為80歲以上的老人開設的門診,病人也會對“老年病”或者哪怕“老年人”這類詞語側目而視),就在我所在的外科門診的樓下。

多年來,我幾乎每天路過這里,但我從來不曾稍加留心過。然而,有一天早晨,我轉到樓下,征得病人的同意,坐在診斷室,陪著首席老年醫學專家于爾根·布魯道(Juergen Bludau)一起看了幾個病人。

“今天為什么過來?”醫生詢問當天的第一個病人簡·嘉福里爾斯。

她85歲,蓄著一頭短短的、卷曲的白發,戴著橢圓形的眼鏡,穿的是薰衣草色的針織衫,面露甜美、自信的微笑,個子矮小,但表情堅定。她步履穩健地走進診斷室,一只胳膊下夾著錢包和外套,后面跟著她的女兒。除了淡紫色的矯形鞋以外,她無需任何支持。她說她的內科醫生推薦她來這兒一趟。

醫生問她:“身體有什么特別的情況嗎?”

答案似乎是既有又沒有。她首先提到,腰痛了幾個月,并且疼痛輻射到腿部,有時候難以起床或者起立。她還患有嚴重的關節炎,她給我們看她的手指,指關節腫大,由于所謂的鵝頸彎變形,手指向外側彎曲。十多年前,她的兩個膝蓋都換過了。她有高血壓,她說是緊張所致。

然后,她把藥品單遞給布魯道。她患有青光眼,每4個月做一次眼部的檢查。她過去從來沒有“如廁問題”,但是,她承認自己最近開始用衛生護墊。對了,她還做過直腸癌手術,現在她的肺部有一個結節,放射檢查報告說可能是癌細胞轉移了,并推薦她做活檢。

除了她的約克郡犬以外,簡·嘉福里爾斯一個人住在波士頓羅克斯伯區西邊的一座獨棟房子里。23年前,她的丈夫死于肺癌。她不開車,有個兒子住在附近。兒子每周為她采購一次,每天會電話詢問她的情況——“就是看看我是不是還活著。”她開玩笑說。

另一個兒子和兩個女兒住得較遠,但是他們也有出力。在其他方面,她都能很好地照顧自己。她自己做飯、打掃衛生、監督自己吃藥并處理各種賬單。

她說:“我有一套規矩。”

她上過高中,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她在查爾斯頓海軍造船廠擔任鉚工。她還在波士頓市中心的約旦·瑪氏百貨商店工作過一段時間。但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現在她待在家里,有一個院子和一條狗,家人不時來看望她。醫生巨細靡遺地詢問她一天的生活。她通常5點或者6點醒來——她說她好像已經不需要太多的睡眠。在背部疼痛允許的情況下,她會起床、洗浴、穿衣服、下樓吃藥、喂狗、吃早餐。

布魯道問她當天早餐吃的什么。她說是麥片和一根香蕉。她討厭香蕉,但她聽說香蕉有益于補鉀,所以不敢不吃。

早飯后,她帶狗到院子里遛一圈,然后開始做家務——洗衣服、打掃衛生,等等。上午晚些時候,她會休息一會兒,觀看《價廉物美》(The PriceIs Right)節目。

午飯是一個三明治和一杯橙汁。如果天氣好,午飯后她會去院子里坐坐。原來她很喜歡料理她的花園,但是眼下她已經做不動了。

下午過得很慢。她可能再做些家務,可能會睡會兒午覺或者打打電話。

最后,她會做晚飯——沙拉、烤土豆或者炒雞蛋。晚上,她看紅襪隊、愛國者隊或者大學籃球隊的比賽——她熱愛體育。她一般到半夜才就寢。

布魯道讓她坐上檢查臺。她努力爬上去,踏上臺階的時候,差點兒摔倒,醫生扶住了她的手臂。他量了她的血壓,血壓正常。他檢查她的眼睛和耳朵,讓她張開嘴。他麻利地用聽診器聽她的心臟和肺。只是在檢查她雙手的時候,他放慢了動作——她的指甲修剪得整整齊齊的。

他問:“誰給你剪的指甲?”

嘉福里爾斯回答說:“我自己。”

我努力思考她這次來訪能有什么收獲。以她的年齡而言,她的情況很不錯,但是又面對從不斷惡化的關節炎到小便失禁到可能是直腸癌轉移的各種病癥。

我覺得,在45分鐘的看病過程中,布魯道需要作出判斷,在眾多困擾中把注意力集中到對生命具有最大潛在威脅的問題(可能的癌細胞轉移),或者是最煩擾她的問題(背部疼痛)上。但這顯然不是他的想法。他幾乎問都沒問及這兩個問題。相反,他花了大量時間檢查她的腳。

他要求她脫下鞋和襪子,她問道:“真有這個必要嗎?”

“是的。”他說。她離開后,他告訴我:“必須總是查一下腳的情況。”他說曾有一位打著蝴蝶領結的老先生來看病,看上去衣冠楚楚,直到他的腳暴露了問題:由于他無法彎腰夠到腳,他的腳已經幾個月沒洗過了,這代表著疏忽和真正的危險。

嘉福里爾斯沒法兒脫鞋,從旁看著她努力了一會兒以后,布魯道屈身幫她。他幫她脫掉鞋子,雙手捧著她的腳,一次一只。他仔細檢查她的腳——腳底、腳趾、趾間,然后幫她穿上鞋襪,把他的評估告訴了她和她女兒。

他說她的情況非常好,思維敏捷,身體強壯。她的危險在于難以維持目前的狀況。她所面臨的最嚴峻的威脅不是肺結節或者背部疼痛,而是跌倒。

每年有35萬美國人因為跌倒導致髖關節骨折。其中40%的人最終進了療養院,20%的人再也不能行走。導致跌倒的三大主要危險因素是平衡能力差、服用超過4種處方藥和肌肉乏力。沒有這些風險因素的老年人一年有12%的機會跌倒,三個風險因素都占齊的老年人幾乎100%會跌倒。

簡·嘉福里爾斯至少有兩項風險因素。首先,她的平衡能力弱。雖然她不需要拐杖,但是,她進門的時候,他注意到她邁著八字步。她的雙腳腫大,腳指甲沒修剪,趾間有瘡瘍,腳球處有厚厚的、圓形的繭。

其次,她服用5種處方藥。每一種無疑都有作用,但是這些藥一起吃的話,通常會導致眩暈。此外,其中一種降壓藥有利尿作用,而她飲水很少,有脫水和眩暈惡化的危險。布魯道檢查的時候發現,她的舌頭極度干燥。

她沒有明顯的肌肉乏力,這很好。他說,當她從座椅上站起來的時候,他發現她沒有用手臂支撐自己。她一下就站了起來——這是肌肉力量仍然良好的征兆。然而,從她當天描述的細節看,她好像沒有攝入足夠的維持體力的熱量。布魯道問她最近體重是否有所變化。她承認過去6個月她瘦了6斤

后來,布魯道告訴我,醫生的工作是維護病人的生命質量。這包含兩層意思:盡可能免除疾病的困擾,以及維持足夠的活力及能力去積極生活。

大多數醫生只治療疾病,以為其他事情會自行解決。如果沒有改善呢?如果病人身體衰弱、該去養老院呢?那么,這似乎并不是醫學問題,對不對?

然而,對于一個老年病學專家,這是一個醫學問題。雖然無法阻止身體和心智變老,但是,有辦法使這些問題更容易處理并至少避免某些最壞的后果。于是,布魯道推薦嘉福里爾斯找一位足病醫生。為了更好地照顧她的腳,他希望她每4周去一次。他沒有發現什么可以去掉的藥,但是,他把利尿的降壓藥改為另一種不會導致脫水的降壓藥。

他建議她白天吃一次零食,清除家里所有低卡路里、低膽固醇的食物,看看家人或朋友是否可以多跟她一起吃飯。他說:“一個人吃飯會有點無聊。”他讓她三個月后再來找他,以便確認這個方案是否有效。

大約一年后,我聯系了嘉福里爾斯和她的女兒。她已經滿86歲了。她胃口好了些,體重增加了一斤左右,并且一次都沒跌倒過。

(猜你還想看……)

“我的生命已到盡頭,請不要盡力搶救我……”|安寧療護經驗介紹第一期

11月12日

閱讀全文

-END-

消息來源:BetterRead

作者:Atul Gawande

圖片來源:千庫網

編輯整理:深圳市衛生健康發展研究中心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微信號致力于公益宣傳,無任何商業用途,若有文字、圖片、視頻涉及侵權或違規,請及時告知刪除。

我就知道你“在看”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aYA3zs9V69Lica0nbEBgpqdea7FayYfwl8TIr72lbpK1uQGcQ7Eu2x2r4mywtozt0fvibribbeOibNqWwf3iaFjLbK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买鱼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