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收費員“職業假笑”走紅,“被迫營業”的職場人多難

 

 

近期,寧波某高速公路收費站里的一位男收費員憑借著 “職業假笑”也火爆全網。他在遞出票據時的微笑送行被拍下,在網絡上引發熱議,有不少人譏諷其笑得太假。

“知道”(nz_zhidao)跟你談談,“被迫營業”的職場人。

(ICphoto/圖)常在網上沖浪的這屆年輕人,誰手機里還沒有心酸捂臉,尷尬而不失禮貌微笑的表情包。 其中,假笑男孩Gavin的表情包尤其好用,憑借著裂開嘴巴呵呵笑,眼睛中卻沒有笑意,反而一臉無可奈何的的標準假笑,成功戳中了廣大網友的嗨點,高頻流傳。 而近期,寧波某高速公路收費站里的一位男收費員憑借著 “職業假笑”也同樣火爆全網。他在遞出票據時的微笑送行被拍下,在網絡上引發熱議,有不少人譏諷其笑得太假。 從笑到假笑:互聯網語境下的表情傳達

 

這種認真工作的態度迎來了被嘲諷的狂歡,對于當事人而言,是一腔委屈無處訴。 其所在公司相關負責人在調查后回復媒體,該收費員是老員工,工作一直很認真,服務態度也很好,是優秀員工。 

正如被誤解是表達者的宿命,表情在當下的傳播中,時常會走上偏離的道路。 Emoji一個簡單的微笑,年輕人會從中看出冷漠的呵呵之意,而中年人會覺得體現了恰當而合適的禮貌,在語義解讀上,信息的發送者與接收者并不站在同一起跑線上,所以所謂的心有靈犀一點通總是少數。

 英國文化研究學者斯圖亞特·霍爾的編碼解碼理論認為,不管是信息的流通,還是語言的敘述,抑或是表情的傳達,發出者會根據自我的理解,用此刻的心境賦予其當下的意義,這是一套編碼的過程,而接受者同樣會有一套解碼的過程,他會根據自身的體驗,對話的場景,進行一個二次的解讀,也因此,表情或者說表情包是具有多義性的。 

所以收費哥會不解,明明自己是在認真工作,但為何到了這屆網友的顯微鏡觀察之下,變成了虛偽的假笑;他并不想成為網紅,卻以一種莫名其妙的姿勢戳中了大眾的笑點;他覺得被侵犯了肖像權,已經報警,但關于他假笑的視頻依舊在各大平臺上廣泛傳播。 

而在朋友圈社交禮儀中,從微笑到假笑,從捂臉笑到笑哭了,大家早已對“臉上笑嘻嘻,心里mmp”的操作無比擅長。

都是成年人的心照不宣,其中的諷刺意味請自己體會。 年輕人看到收費站“假笑哥”的這則視頻,第一反應是認為寧波的這位收費員可能亦是如此,于是用戲謔來生產新的談資笑料,把他的表情作為假笑男孩Gavin的替代素材。 在流行亞文化體系下的假笑,與表情包掛鉤,牽引著笑的含義走向異化,但在日常職場語境之下的假笑,則遍斥著生活的苦澀與人生的艱難。 

職業微笑:從真誠形式主義的進化

 

(視覺中國/圖)

在一些服務行業,時常存在著微笑考核標準。日語中有一個詞叫做“營業式微笑”,形容的就是一種只有在營業時才會露出的微笑。

在日本,不管你是在餐廳還是在商場,不管你是在問路還是應酬,處處都能感受到這種極致的禮儀式微笑,周到而又妥帖,但不會讓人覺得過分親密。 

但令人不可思議的一點是世界稱贊的日式微笑服務背后,日本卻被評為全球最“冷漠”的國家,英國的一家慈善機構對世界上的125個國家,進行了“對他人的寬容度”的調查,在其中的一項“是否樂于助人”上,日本排名倒數第一。 

這種強迫性“職業假笑”,不僅對員工是一種傷害,對于顧客也是愚弄,太多的刻意為之,反而喪失了最初服務的真誠,助長了冷漠,甚至可能形成諸如日本這類反效果。 在國內,很多行業也在學習日本,要求這種“微笑服務”,甚至將其與KPI、工資績效掛鉤,當微笑從主動的情緒表達變為被動的硬性指標,難免被添染上功利性的色彩,一刀切的“微笑服務”要求,也是一種形式主義的體現。

這也就導致很多服務人員在微笑時并不走心,職業微笑也從一個中性詞進化為如今帶有著貶義味道的詞匯。 上到高端消費場所,下到基層收費站,微笑服務的下沉也讓“職業假笑”泛濫化。在表情上,普通職員喪失了個人權利,不管是傷心還是開心,都要隱藏真實的自我情緒,換上一副偽裝的面孔,笑起來。 

與之類似的是,19歲高速路女收費員被贊“最敬業變臉”,從前一秒委屈的哭泣到下一秒微笑服務,這種快速轉變,把悲傷留給自己,把微笑傳給他人,以一顆同理心來看,讓人心疼,值得尊重。

 這些基礎崗位上的收費員從事著簡單而枯燥的工作,拿著微薄的薪資,迎來送往無數的車輛,無數的人,每天至少8個小時,能夠一直保持著得體的微笑,除非是機器人,否則一個平凡血肉的普通人有幾個能做到? 可以說,員工的“職業假笑”是在這種情況下妥協、卑微后,長期機械和程序化微笑的產物。否則遭到投訴、降了工資、丟了飯碗,每個代價都得不償失。

畢竟單薄的個體在面對強大的公司或者行業硬性要求時候,除了訓練自我接受,別無他法。 就像明星,在面對鏡頭時,要有著精致的妝容,保持著得體的微笑,連笑容的弧度和姿勢都已經成為模板。粉絲會在看到相關信息時,迅速地強調自家愛豆,努力營業、強行微笑好辛苦,求放過小哥哥/小姐姐。 

但當同樣的行為變換了主體,成為你電信營業廳的工作人員,便利店的收銀員,或者是飛機上的空姐,人們的同理心卻在逐漸退卻,開始習慣于用來高標準來要求他人,用道德化的指責來抨擊其出現的瑕疵。 但卻忘記每個平凡普通人的“職業假笑”背后,幾多心酸與無奈,生活不易,一句太難了無法道清。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護色。”

成年人的真誠悲喜,都在“職業假笑”里。而我們能做的或許就是更多的理解,更多的包容,讓彼此的笑容都多一點真誠,少一點虛假。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WGGYljfFbYrwojvx0ED8Zic19tiaibwKS0btR1wqDwkUDM6V4iaXAU4iao25HfuU1lfUO9YAViakuQ9sRdcgkZt5Cjow/0.jpeg
分享
評論
首頁
买鱼能赚钱吗 七星彩杀号定胆 排列五怎么赔 股票指数投资策略课后答案 贵州快3开奖结果查询全部 近500期走势图 吉林快三中奖规则 上海11选五4月3号 广东快乐10分20选8 哪个理财平台安全 吉林十一吉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