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生死一線

劉小飛現在租住的是西里小區一個臨街的一室一廳的房子,住在二樓,外面便是工農路。

把車開進小區停在路邊,劉小飛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拖著疲憊的身體向樓上走去。

他身后,那輛中巴車并沒有駛入小區,而是把車停在路邊,車上下來十幾個手持鋼管的男人,這些人下車之后,快速向著劉小飛的方向追去。

劉小飛剛剛上了七個臺階,便聽到身后傳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他一邊往上走,一邊皺著眉頭向后瞄了一眼,他的眼神立刻飛快收縮起來,他看到了最先出現在樓道口的一個男人,他的手中拎著一把銀光閃閃的鋼管,在樓道內燈光的映襯下閃爍著幽冷的光澤。

原本還有些朦朧睡意的劉小飛立刻驚醒,立刻加快腳步向自己的家跑去。他注意到,他快步向上跑的同時,后面的腳步聲已經越來越快,很明顯,對方也在加速。

劉小飛飛快的來到自己家門前,拿出鑰匙打開房門,然而,就在劉小飛打開房門的那一剎那,他的眼神再次狠狠收縮了一下,因為他在打開們的那一刻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房門鎖有問題。

劉小飛做事一向都有保持慣性的習慣,他每次出門的時候,都會把兩道鎖都鎖上,尤其是第一道鎖,他習慣于把鑰匙向左面轉動兩圈,也就相當于鎖上了兩道鎖。

但是今天,第二把鎖劉小飛插進去一擰就發現這道鎖是打開著的,并沒有上鎖。而第二把鎖也不是之前自己習慣的兩道鎖全都處于工作狀態,而是只上了一道鎖。

劉小飛立刻意識到家里的情況也不容樂觀,不過此刻,身后有追兵,而上樓則是死路一條,只有先進家里再說。

劉小飛在打開鎖拉開房門的那一瞬間直接把身體向下一蹲,然后向前一個前滾翻沖進了客廳內。

與此同時,劉小飛房間內,一把明晃晃的砍刀直接惡狠狠的砍到了門檻上,發生當啷一聲脆響。一個身高足有1一米85的壯漢收回已經有些卷刃的砍刀,向客廳內回轉。

如果劉小飛要是沒有蹲下的話,恐怕此刻他已經被這個壯漢的砍刀直接砍斷了脖子!

劉小飛剛剛沖進客廳內還沒有來得及站穩身體,眼角的余光便看到有幾把銀光閃閃的砍刀向著自己所在方向呼嘯而來。

室內有埋伏!劉小飛雖然功夫很高,但是室內太過于狹小,劉小飛根本施展不開。此刻,劉小飛的頭腦異常清醒,他意識到情況不妙之后,立刻一個翻滾來到一個沙發旁,同時伸出一手抓住沙發的一條腿斜向上方一舉,頓時,一把把砍刀直接砍在了沙發上,發出篤篤篤的聲音。

劉小飛用手一用力,沙發猛的向上飛出,同時,六七分一個鯉魚打挺站起身來,在那幾個殺手忙著躲閃沙發的時候,劉小飛一個快步越過他們,向著窗口方向沖去。

多年的雇傭兵生涯讓劉小飛早就養成了留后路的習慣,當初這個房間客廳的窗戶是屬于那種老式的打開式木窗,是那種一個格子一個格子用木頭隔開的那種,劉小飛租住了這個房間之后,首先做的就是跟房東商量,把這種窗戶直接換成了鋁合金的推拉窗。而且玻璃用的并不是那種雙層玻璃,而是單層玻璃。

所以,當劉小飛沖到窗前的時候,沒有任何猶豫,直接一個沖刺便頭直接撞向玻璃窗,將玻璃撞碎,身體向著樓下掉落下來。

他身后,六七把砍刀先后砍在鋁合金的窗框上。

“快,你們三個跳下去追,不要讓劉小飛跑了。”為首的一個30多歲的彪形大漢大聲喊道。

一邊喊著,他一邊向著樓梯跑去。

雖然劉小飛住的是二樓,但窗戶距離地面也有五六米的距離呢,看著還是有些頭暈的。

三個被他指揮的小弟心中暗罵著,卻不得不咬牙從窗口小心翼翼的跳下。

劉小飛在一頭撞出窗戶之后是頭朝下的,不過人在空中,他的腰部一用力,人在空中換了一個位置,變成了雙腳向下,頭部再上,落地的時候,只是微微一個踉蹌,便站穩了腳步。

他左右看了看,立刻向著東邊跑去,因為東邊不遠處就是一個十字路口,只要沖過了那個十字路口,他可以逃跑的路線就多了。

然而,他剛剛跑出去才十多米遠,便看到兩輛停在路邊的中巴車同時亮起了遠光燈,照射在他的身上,與此同時,中巴車車門一開,每輛車都沖下來十幾名手持砍刀的男人,這些人滿臉兇相的向著劉小飛沖了過來。

劉小飛見勢不妙,立刻返身向西邊跑去,雖然西邊距離路口還有一段距離,但劉小飛相信,以自己的速度,擺脫這些人還是沒有問題的。這個時候,劉小飛身心俱疲,他知道,和對方硬碰硬絕對不占便宜,畢竟,對方人多勢眾,有手持砍刀,自己太吃虧了。

然而,劉小飛剛剛跑出去還沒有幾米,便感覺到眼前又是一陣燈光刺眼,西邊的路邊同樣停著兩輛中巴車,中巴車車門一開,車上分別沖下來十幾個人,封鎖了西邊的道路。

劉小飛正當算向著小區里跑,但就在這個時候,那些追著劉小飛沖進房間的那些人以及原先埋伏在房間里的人全都正好從小區門口沖了出來,把小區門口同樣給封住了。

劉小飛所有可以逃跑的路線全都被封死了。

這時,原本停在路邊的一輛奔馳車車門打開,司機拉開后車門,用手遮擋住車頂,一個身穿西裝的男人從車上走了下來,嘴里叼著一根雪茄,斜著眼睛看向劉小飛的方向,輕輕吐出一口煙圈,充滿不屑的說道:“劉小飛,不用再白費力氣了,你記住,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兄弟們,開干了!”

劉小飛看了此人一眼,他認出來了,此人赫然是吳正虎,天都市黑道大佬吳法天的兒子!上次在酒店的時候,因為葉婉如的事情,劉小飛和吳正虎交過手,拿出吳正虎被葉婉如直接一腳踢在襠部。

劉小飛冷冷的看了一眼吳正虎說道:“吳正虎,你的襠部不疼了嗎?”

劉小飛哪里知道,他這句話正好說到了吳正虎的痛處,那次,吳正虎直接被葉婉如踢碎了一個蛋蛋,如果不是這次從老爸那里得知要干掉劉小飛,他還躺在醫院休養呢。

這時,已經有小弟從車內拿出了一把軟椅放在了車旁,扶著吳正虎坐下,吳正虎充滿不屑的看向劉小飛說道:“劉小飛,你也不用牙尖嘴利,今天,你死定了。”

說完,吳正虎很霸氣的揮了揮手,頓時四面八方六七十個打手們揮舞著手中的鋼管、砍刀向著劉小飛瘋狂沖去。

一分鐘之后,劉小飛身上已經傷痕累累!

后背上被人砍了一刀,鮮血已經濕透了衣衫,額頭上被砸了一鋼管,種了一個大包,大腿被刺了一刀,鮮血正在不停向外涌動著。

雖然劉小飛伸手超強,但畢竟雙拳難敵四手,好漢架不住人多,更何況是面對著這些亡命之徒!

幾乎是一個照面,劉小飛便吃了大虧!

不過劉小飛的虧也不是白吃的,他后背上的那道傷口就是他為了搶奪一個打手手中的砍刀而被看中的。

劉小飛清楚,如果自己一直空手對陣這么多人,必死無疑。

所以,他拼著受傷,也要搶過一把砍刀。

手中拎著砍刀,劉小飛環目四顧,雙眼中殺氣開始緩緩散發出來。

以前的時候,劉小飛為了適應都市的生活,早就把在戰場上磨礪出來的殺氣給潛藏了起來,因為他清楚,在都市生活,靠的是智慧和勤勞,而不是打打殺殺。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現在,竟然有人想要同這種方式來滅掉自己。劉小飛心底深處潛藏的殺氣被身上流淌的鮮血徹底激發出來。

“上!趕快給我上!誰干掉劉小飛,我給他10萬獎金!”旁邊,吳正虎一邊感受到著胯下蛋疼所帶來的痛苦,一邊咬著牙大聲吆喝著。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聽到有10萬獎金,這些打手們瘋狂了,揮舞著手中的砍刀向著劉小飛瘋狂砍去。

很顯然,大家都想直接一個回合滅掉劉小飛。畢竟,他們人太多了。

四面八方,刀光粼粼,殺氣漫天。

劉小飛站在當中,雙眼寒氣彌漫,緊握手中的砍刀,猛然大喝一聲:“孫子們,既然你們如此囂張想要了我劉小飛的小命,那么今天我就不需要顧忌什么了,來吧,老子劉小飛陪你們玩命!”

說著,劉小飛不等眾人上前,揮舞著砍刀主動沖進了人群之中,身后,三把明晃晃砍刀已經向著劉小飛的腦袋狠狠的砍了下來!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BNULRGDhYsbdptLjQg2thrGE31TZLChD2me5fARqVNRI5fIWl42fFfHAFJAicN2ym0JVMRcXFQuR21ibK8Nr6lX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买鱼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