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小說04

04

突然驚醒,我看著眼前熟悉的景色,才知道這一切都是夢。

小黑不過在我夢中出現,而我的爸爸卻是真真實實的不記得我。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我的身體也恢復的差不多了,我也可以不用再一直呆在房間里了。雖說我覺得自己的身體已經沒什么問題了,但漢娜仍不放心我出去。可我還是不管不顧的緩慢前行。見此,漢娜也知道她勸不過我,便安排了一個宮女一直跟在我后面,我走到哪,她跟到哪。

漢娜急忙的跑走了,我也知道她是去找莉莉了,但我還是繼續走下去。不一會終于到達目的地——小黑的窩。

但平時小黑待在的位置,現在卻空空如也。我好久沒有到這里來看小黑了,自那天夢里夢到小黑后,我便一直詢問小黑的情況。而莉莉則以我傷勢未好為由,沒讓我出去。

之前的魔力爆炸不僅涉及到我,也讓克勞德身負重傷。雖然我沒有將全部過錯歸咎于小黑,但我還是忍不住有些責怪他。無法像以前一樣無所顧忌的跟他一起玩了,來看他也是猶豫很久才決定的。

然而現在卻沒有見到小黑,我以為他上其他地方玩去了。但無論我怎么喊他,他都沒有露面,我連他的影子都沒看到。我心里的不安愈發強烈,要知道平時小黑一見到我就會撲上來,可現在……

“公主!”過了一會兒,莉莉和漢娜氣喘吁吁地向我跑來。

我一臉驚喜,想著莉莉肯定知道小黑在哪,“莉莉,小黑在哪里?”

她們看見翻遍灌木叢,滿是草葉的我,沉默了……我又問了一遍,但是她和漢娜一樣,仍是沉默。看到她們這個樣子,一個念頭劃過我的腦海。

“是爸爸把他帶回去了嗎?”我咬咬下嘴唇,手緊緊的抓住裙擺。

“公主,不是那樣的。”莉莉臉色有些蒼白。

”爸爸要殺了它,所以才把它帶回去的,對嗎?”我的臉色并不好看,這已經是最壞的猜測了。

莉莉聽了我的話,張開了嘴唇,好像要說什么似的,但最終也只是動了動嘴皮,沒有說一句話。在這樣的沉默中,我的臉色愈發不好看。

終于我爆發了“我要去找爸爸!”

“不,公主等等”莉莉想拉住我,但讓我掙脫掉了。

我拒絕了莉莉的挽留,再次奔向加尼宮。可克勞德不在寢殿也不再辦公室。我搜了許多地方都不見他的身影。最后我希望到他平時散步的地方碰碰運氣,卻也沒有看見他。

我無助的坐在長椅上,不知道時間過去多久,我聽到有腳步聲,抬頭便看見克勞德站在那里,身旁站著菲利克斯。

似乎是因為以前每天都能見到他的緣故,現在才三個星期沒見,我覺得好像好久沒有見到他似的。克勞德看起來比想象中恢復的更好,當時蒼白的臉上再次泛起了光澤,毫無血色的臉頰也恢復了血色。

確實,自從上次見到他,到現在已經快三個星期了。也許,這段時間已經足夠讓我們完全恢復了。

我原本有千言萬語要跟他說,但奇怪的是,當我看見他的臉,我卻完全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我的心很亂,忽然一個覺悟掠上心頭。啊,我對這個人的想念遠遠超過我的想象。當我準備好跟他說話時,菲利克斯突然快步走到我倆之間,擋住我的視線。

“公主,現在還不行……請您,先回綠寶石宮。”菲利克斯語氣中包含著復雜的情緒。

“菲利克斯。”克勞德一直在靜靜地俯視著我,最終開口了。

“是的,陛下。”菲利克斯轉身畢恭畢敬,微皺眉頭,有些緊張。

可她還時不時的遞給我眼色,一方面像是因為沒有辦法說出來的郁悶,另一方面,似乎拼命的想讓我隱瞞一些事。

“你為什么還坐在這里,好像我的宮殿就是你的一樣?”

克勞德的話涼颼颼的只插我心底,我身子顫了顫。我打從心底不敢相信這竟會是克勞德會說出來的話。

“陛下,這是阿塔納希婭公主,是您的女兒。”

“這胡話我已經聽得耳朵都磨出繭子了。” 克勞德仿佛聽到了一個冷笑話,嘴角掛上了冷笑,“公主?這太搞笑了。”

這猛然拋在我面前的尖銳嘲弄,讓我連喘息的空隙都沒有。

“我都沒有孩子,哪兒來的什么公主!”

仿佛刺激我還不夠,克勞德又講了一句話。

這一刻,我感覺到世界都仿佛靜止,菲利克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用冰凍的目光直視我。

“是誰派你來的?哪位瘋子竟敢讓你冒充我的女兒?”現在的克勞德與我所見過的他完全一樣。

“難道你說你是我女兒,我所有權財都屬于你了?”現在的克勞德眼睛里映出的我,不是他的女兒阿塔納希婭,而是一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

“你也許用了什么詭計騙了菲利克斯和其他人,但別妄想騙過我。”

一句句話刺痛我的心。我想,我現在在克勞德的心中是一個向別人施計,占有公主地位的邪惡幼小的丫頭。這并不是我的錯覺,克勞德就是這樣看待我。

但即使這樣我還是傻傻的開口叫到“爸爸。”

“爸爸?閉嘴。如果你再叫我,我就會割掉你的舌頭。”

那一刻我的心跳仿佛停滯了,克勞德從來沒有像這樣直接威脅我,就算是小時候,他也沒有這樣子對我過。

“現在對你的懲罰,就算五馬分尸也不夠。只是因為你這種厚顏無恥的作風讓我興趣大增,才特意饒了你一條命。所以,如果你不聽我的話,會害我或者殺我,我都會把你碎尸萬段。”克勞德冷著臉對我說,話語中滿是冷酷和殘暴。

以前不管怎樣,自從在克勞德的眼前出現過后,我一直都是他的女兒。即使是被他關在盧浮宮里面,受到他的冷遇,也依舊是他的女兒。

可現在,是不一樣了嗎?

“從現在開始,我會把你關進綠寶石宮,你不能再出來半步。”

克勞德宣布自己的命令后,旁邊的菲利克斯震驚,“陛下!”

從那以后,菲利克斯似乎在勸阻克勞德,但是我聽已經不到他的話。我呆呆地站著,只看著我前邊的克勞德,腦子里回蕩著都是他說的一句距離冷酷無情的話。

“如果舍不得你那條命的話,那就不要讓我在宮外看到你的一根頭發。”

不知為何克勞德否認我不是她的女兒。他一直用毫無溫熱的瞳孔盯著我,我忍不住的遮上了眼睛。

克勞德繼續,“再讓我看見你,我就會殺了你。”

直到他先行離開,我才放下手。刺眼的陽光讓我有些恍惚。克勞德離開后,還在原地的菲利克斯以堅定的面孔向我說這些什么,但我完全聽不到,我的腦海里全都是克勞德剛剛的那些話。

菲利克斯將我帶回了綠寶石宮,路上他告訴我克勞德身上發生的事。令我驚訝的是,克勞德患上了失憶癥,我忍不住笑了出來。怎么就失憶了?這不是只有在小說和電視劇里,會出現的情節嗎?但是在那一刻,我猛然間想到這就是小說吧,那本《可愛的公主》?

莉莉和菲利克斯在看到我似乎大受打擊后,猶豫了半天,說了句“公主休息”,就悄悄地離開了房間。他們的表情非常沉痛,原來他們費盡心思阻止我走出房間,也是因為克勞德一直處在那種狀態。

據菲利克斯解釋,克勞德把第一次見到我時的記憶都沒了了,這意味著克勞德不記得和我共度的九年時間。菲利克斯在旁邊無論怎樣同克勞德解釋,他都把菲利克斯當作是被黑魔法迷住了。他說,他女兒死而復生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呵呵……”

我露出干澀的笑容,再一次回想起克勞德的寒氣撲通的眼神和那些殺氣騰騰的話語,我發現現在我所處的境況是這樣的滑稽。我想哭,卻無法哭泣,再怎么想,都覺得這一切是謊言。

但是今天我見過的克勞德,還有一直陪在他身邊的菲利克斯,并且這段時間阻止我外出的莉莉,他們所有人的表現都告訴我,現在的情況是真的。

那難道是真的嗎?克勞德得了失憶癥,那種只有在三流電視劇中出現的荒唐癥狀?

“這太不像話了。”我一個人虛脫地笑了一陣,很快撲通一下,倒在床上。這太不像話了,那我從現在開始該怎么辦才好呢?

一想起克勞德冷冰冰地看著我,我就覺得好像一顆沉重的石頭壓在心上。現在,我還被關了禁閉。

往期回顧

【紫狐周邊】 | 畫師上新!定制屬于你的專屬個性頭像!

留言板:點我留言鴨~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8Ldt80hCnCibfAHric6icIniaq86pYaiajCkdG2Vsy3QhkcRQMAbY8Iw7elkqicMHMlSgCEaCaOo8AtaiaFm4Vz8V8ly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买鱼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