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曲丨不到園林,怎知春色如許--昆腔之美

昆曲文化  點擊上方關注
傳承昆曲文化和中國優良傳統文化!

不到園林 怎知春色如許

【皂羅袍】

原來姹紫嫣紅開遍,

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賞心樂事誰家院?

朝飛暮卷,云霞翠軒,

雨絲風片,煙波畫船。

錦屏人忒看得這韶光賤!

元朝末年,江南的昆山有一處繁華境地,名曰“玉山草堂”, 玉山草堂有三大特點:  其一,玉山草堂是昆山歷史上較早建起的私家園林。她比蘇州的留園要早100多年,比拙政園早200多年。  其二,規模大。《信義志》中記載:“玉山草堂者,顧仲瑛讀書弦誦之所,以茅茨雜瓦為之,櫛比數百楹。”可見該園林是多么的雄偉壯觀。  其三,玉山草堂作為私家園林,但有別于官吏之住所。她以文人雅士為主要對象,在此賦詩題詠。因此,玉山草堂的每一個景點都有詩文描述其景。  玉山草堂從被毀至今已有630多年之久,現在雖已蕩然無存,但她卻始終以最為顯赫,最為古老,最具特色的私家園林留在人們的記憶之中,時至今日,依舊有人去那已無片瓦半磚的玉山佳處流連,盤桓。他們在尋找什么?

玉山草堂先后建成的景點有桃源軒、釣月軒、可詩齋、讀書舍、書畫舫、春輝樓、秋華亭、芝云齋、小蓬萊、碧梧翠竹亭、來龜軒、小游仙坊、百花潭、鳴玉堂、湖光山色樓、浣花溪、拜石壇、漁莊、柳塘春、春草池、金粟影、淡香亭、君子亭、綠波亭、放鶴齋、聽雪、雪巢、白云海、嘉樹軒、種玉亭、荷池、絳雪亭等三十二個景點。

   最出名的不是玉山草堂本身,而是在玉山草堂內云集的當時的頂尖級文人詩客們的集會。他們在此的聚會被稱作——玉山雅集。

   赫赫有名的玉山雅集誕生于元末明初的昆山巴城正儀,和蘭亭雅集、西園雅集齊名,成為馳名全國的“三大雅集…

  

玉山雅集的從內容到形式歸納為九個“必有”:   必有名士,必有醇灑、必有美姬、必有良辰,必有好景,必有佳題,必有詩詠,必有匯集,必有不朽   這九個必有中七個是與過去雅集一樣的,可以說是延續著中國傳統文人的雅集傳統,同時又表現出元末背景下新的特征。其中兩個“必有”與以前的雅集是有所區別,就是名士與匯集。

鮮明的特色

  玉山之會與金谷、蘭亭、西園雅集的區別是后者幾乎都是官僚與貴族士大夫的雅集,非貴即顯,而玉山之會是真正的文人之會,猶其是玉山主人顧瑛無論是讀書習儒和廣結朋友,他純粹是出于興趣愛好和精神生活的需要,而無任何功利目的------既不打算應舉出仕,也沒有走終南捷徑的念頭,正如日本學者吉川幸次郎在他所著的《元明詩概說》中所云“簡言之,即以文學至上、藝術至上而生活的態度。

如此美景又名士的人間天堂,何人所有?

那就是江南昆山首富——顧阿瑛!當時與顧先生同享富名的還有江南周莊首富沈萬三。不過兩人雖同樣家財萬貫,可是興趣愛好可就有云泥之別。

顧阿瑛,又名顧瑛、顧德輝,字仲瑛,號金粟道人。他的宅第玉山草堂(即玉山佳處),是昆山歷史上最顯赫的私家園林。

至正八年(1348年)在界溪舊宅之西筑園林,初名“小桃源”,楊維楨曾作《小桃源記》。后改“玉山佳處”,后又改稱“玉山草堂”。吳克恭在《玉山草堂序》中云:“玉山草堂者昆山顧仲瑛氏為之讀書弦誦之所也。昆以山得名,而山有石如玉,故州志云玉山,仲瑛因是山之勢筑室以居之。結茅以代瓦,儉不至陋,華不踰侈。散植墅梅幽篁于其側,寒英夏陰,無不佳者以其合于巖,棲谷隱之制,故云草堂。”吳序將玉山佳處改名玉山草堂的原因作了說明。

顧阿瑛,昆山人氏,經商致富,一生癡愛詩詞,喜好園林,崇尚雅樂,喜交名士,不喜官場。五十來歲時退居二線,將生意交給兒子打理,自己埋頭開始享受退休生活。

美好的退休生活從園林開始,顧先生一擲千金造就了“玉山草堂”,華蓋一遮,遮住了半個中國的名士,玉山雅集之美,至今流傳在各種文本中。

說了這么久,怎么沒昆曲什么事呢?其實,為了昆曲的出場,這些都是舞臺前景,搭起華麗舞臺,請出心中的角兒啊!

在顧先生的玉山草堂里,大家飲酒作詩,賦詞弄畫,在某一處亭臺,悠悠碧水凌波而影的是,唱戲的伶人曼妙的身姿,微風送來纏綿的腔調,那個時候,昆曲被稱為——南戲,也叫昆山腔。

玉山雅集中還廣攬名伶,佳處藏嬌,有名的伶人有小瓊瑛、小瓊花、丁香秀、南枝秀等,每當聚會,絲竹和鳴…

在玉山雅集里,大批的文人詞客高士名伶,紛紜而至,為一場又一場的昆山腔盛宴而傾倒,并為之投入。

能入玉山雅集的人都有誰呢?

楊維楨——看他名頭——元末明初著名詩人、文學家、書畫家和戲曲家。元末三高士之一,自創書法成一家“鐵崖體,號稱鐵笛道人,拿一把鐵笛,吹遍江南無敵手。笛子,是昆曲中必不可少的樂器。

倪瓚——倪云林——元四大畫家之一,名士中的名士啊。傳說人家如廁的便池鋪滿了鵝絨,可想此人之潔癖。之奢華。忽一日散盡家財,浪跡天涯。在玉山草堂是顧先生的貴賓。

倪瓚 容膝齋圖

黃公望——《富春山居圖》作者

......

當時來往玉山雅集的名士皆是琴棋書畫樂為上品者,在朱元璋攻陷張士誠時,為昆山腔而召集的大型雅集已有三十幾場。元滅后,玉山盡毀,顧先生削發為僧。

在雅集里的客人和主人有著同樣的特質:傲骨不為官、視金錢為糞土、視詩書戲為生命。

總之,能入玉山雅集的必不是凡人,普通人是入不了玉山雅集的,這也說明,雅集這種事情,不是照貓畫虎,得有點真才實學才能稱為雅集。

在這樣靡麗的氣候下,有設計精美的園林來做舞臺,有名人雅士來填詞的昆山腔,成為士人在江南最時尚的活動。也成就了昆曲到今日的典雅精致,美不勝收。

在昆山腔的發展中,在玉山雅集中,有一位對昆曲有著重要貢獻的人——高則誠。生于1305年,原名明,號則誠,又號菜根道人,瑞安閣巷人。

出生書香世家,年少已是聰慧過人,詩詞應對無不讓人傾倒。為官后,不堪官場污濁,曾言“莫將塵土污儒冠。”繼而辭官。為“南曲”而耗費后半生心血。成就一曲《琵琶記》。高則誠是在民間創作的基礎上,把戲文的劇本創作提高到一個新水平的杰出作家。他在南戲發展史上的地位頗似雜劇發展史上的關漢卿。《琵琶記》在藝術上所取得的成就,不只影響到當時劇壇,而且為明清傳奇樹立了楷模。

《琵琶記》成為南戲創作的范本,獲得“曲祖”的稱譽,對后世的戲劇創作發生了深遠的影響。

園林中的人和戲,在元末的戰火中飄散了,那月上梢頭時響起的笛聲和響板,彷佛還在水波處蕩漾,眼波流轉,水袖飛舞,正如《琵琶記》開場的《水調歌頭》唱出:

秋燈明翠幕,夜案覽蕓編。

今來古往,其間故事幾多般。

    成熟于明朝中葉的昆曲,好似一把折扇,以中國傳統藝術精神為筋骨,扇面上融合了古典音樂、詩詞、舞蹈等藝術形式,在將其慢展輕搖欣賞的過程中,能體會到六百年磨合錘煉方而成的和諧優雅。我想,這才是昆曲的真正風彩。而任何藝術都是耕種性靈的工具,它提供給你的是人生智慧。

    生活需要從容,需要夢,而典雅婉轉的昆曲就是這樣的一種形式,當你一任自己深陷在昆曲里時,時空顛覆,忘卻營營,日常的繁忙和瑣碎都已屏棄在外了。

不到園林 怎知春色如許......

昆山腔即將華麗轉身——請期待

精品推薦:

                           

中國文化,世界弘揚!


部分內容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告知刪除! 

建議大家將文章推薦給身邊每一個人,予人玫瑰手留余香!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注昆曲文化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d45KPSw6r5Q26LGP3VpzBvFm2aqCLa1YBWTbNDMoSc0oib73SsTzYQhOC1IUUaJmLWIcHPd1oRkwhMCsRKDia90w/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买鱼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