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背著“心臟發動機”,我走出了阜外醫院深圳醫院

我今年36歲,姓王,

就是近期各大媒體頻頻報道的“王先生”。

太太笑我說,

因為一顆心你成了媒體“紅人”。

沒錯,

我就是那位我國華南地區安裝

“磁懸浮人工心臟”第一人。

從不能相信到接受事實

我是武漢人,12年前來到深圳,是一位名副其實的“來深建設者”。

4年前開始出現活動后胸悶、氣促的癥狀,近兩年越來越嚴重,總以為是太累了,多注意休息就能好,也沒太放在心上。

今年5月,因為牙痛難忍到醫院看病,醫生說需要拔牙,詢問了病史后讓我先做個心臟檢查。

于是我在深圳松崗人民醫院做了心臟超聲,超聲醫生看著屏幕,表情十分凝重,問我為什么拖這么久才來?說我的心臟是正常人的兩倍大、心功能受損等等,還說了好多專業術語,我一下子懵了。

醫生還說情況危急,隨時有猝死的危險,可能需要換心。

我完全無法相信,昨天還是健康人,今天怎么就要換心了呢?

我呆呆地問“哪里可以換心呢?”

醫生說你去阜外醫院深圳醫院咨詢一下吧。

走出診室,我并沒有去醫院,而是回了家,因為那一刻我根本不相信,滿腦子都是“怎么可能?”

回去和家里人一說,他們都很緊張,雖然也不是很相信,但都覺得必須重視,要趕緊再查查。

妻子安慰我說,也許這家醫院看錯了,這么大的病怎么可能一次就確診呢?咱們回老家武漢再復查一下。

于是,我們買了高鐵票,第二天就去了武漢亞洲心血管病醫院。

一番檢查后,醫生把我叫到辦公室,嚴肅地對我說:“超聲顯示主動脈瓣重度返流、二尖瓣返流,需要心臟移植。先住院,等待供體。”

如果說之前是將信將疑,那一刻真是絕望。我在心里反復告訴自己,這就是事實,我需要移植一顆別人的心臟才能活下去。

從擔憂恐懼到迫不及待

可是這顆心我能等到嗎?這么難的手術誰又做得了呢?我考慮北上,北京有豐富的醫療資源,我活下來可能性會更大些。

可是橫亙在眼前的還有經濟問題,要花多少錢?我家里能負擔得起么?回家的地鐵上,老父親偷偷地抹眼淚,一家人都因為我的病傷心難過。

考慮到自己是深圳醫保,最終還是決定回深圳治療。

全家人陪著我一起回到深圳,下了火車直奔南山區,到阜外醫院深圳醫院的時候已經是下午5點多了,醫院許多科室已經下班,我當即掛了急診號。

看過病歷,醫生建議我住院,先進行藥物治療,同時等待供體。然而供體稀少,配型全靠緣分,我每天都在絕望和希望里反反復復地煎熬。

有一天,心衰病區徐驗主任對我說,針對我的病情,醫院組織了多次會診和討論,并且匯報給了上級醫院——北京阜外醫院。北京專家團隊提供了另一個治療方案——安裝“人工心臟”。

專家團隊認為,考慮到我還年輕,植入“人工心臟”后,原本超負荷工作的心臟將得到“休養”,嚴重受損的心功能有恢復的可能,那樣就有希望免于心臟移植。專家團隊從費用、術后康復等方面詳細給我解釋了心臟移植和“人工心臟”兩種選擇的優缺點,讓我對手術有了充分的認識。

聽完之后,我仿佛在黑暗里看到了曙光,那一刻,我覺得自己的命運就像是一場賭博,我要賭一賭,萬一手術后我自己的心臟恢復了呢?那將是之前從未想過的最好的結果。

命運的優待并沒有結束,阜外專家告訴我,“人工心”是北京阜外醫院院長胡盛壽院士團隊自主研發、具有自主知識產權及國際領先水平的“人工心臟輔助裝置”。

已經有數位終末期心臟病患者成功植入了這種裝置,目前他們都生活狀態良好,有的還返回崗位繼續正常工作了。

專家評估后說,我的病情正好適合“人工心臟輔助裝置”的臨床治療目的。要知道,在歐洲安裝一顆人工心是30萬歐元左右,如果做心臟移植術,手術及術后抗排斥治療的費用也很高,這個機會對我來說簡直是“天降大禮”。

選擇植入“人工心臟”之后,我和家人不再那么煎熬了。雖然要把一個小鐵塊植入體內,可是如果術后恢復好,我有希望不用心臟移植,甚至擺脫對“人工心臟”的依賴。

幾天后,醫院通知我會很快安排手術,手術將由胡盛壽院士主刀。

“胡盛壽?”

我上網輸入,一點擊搜索,上百條信息立刻顯示在屏幕上,我一條條點開,才知道原來他是國家心血管病中心主任、北京阜外醫院院長、中國工程院院士,他領導的阜外醫院心臟外科每年手術量世界第一、醫療質量世界領先,可以說是中國最厲害的心臟外科專家。

住院前,我只知道阜外醫院深圳醫院就是原來的深圳市孫逸仙心血管醫院,去年被深圳市政府委托給北京的阜外醫院運營后,才改為現在的名字。

住院后才知道托管的意思是患者在深圳就有機會享受到北京專家的治療。

當時就想,自己的手術要是能由北京的專家來做就好了,萬萬沒想到竟然是全國心臟外科最牛的專家胡盛壽院士主刀!

我迫不及待地把這個消息告訴了父母和妻子,他們聽了都為我高興,反復跟我確認,生怕有什么變故。從那一刻起,我和家人都盼望著胡院士能早點來深圳為我手術。

從喜悅到焦躁到感激

7月10日是我的手術日,早上護士給我吃了一片藥,很快就迷迷糊糊睡著了。醒來的時候發現床旁圍著好多醫生護士,醫生告訴我手術很成功,現在是在ICU病房。那一刻我如釋重負,心情反而變得很平靜,重生的感覺就像是從海上推向岸邊的浪花一樣,逐漸向全身蔓延開來。

術后第一天我成功撤除了呼吸機輔助,術后第三天有康復治療師開始帶我做康復訓練,那個神奇的“小心臟”附著在我自己的心臟上面,除了剛開始深呼吸的時候感覺傷口有點疼,并沒有任何異物感,看著自己手能慢慢抬起來、能下地,我感覺自己明天就能像正常人一樣了。

可是在ICU住了10幾天后,我開始變得焦躁,沒有太多時間觀念,總是在即將進入夢鄉時突然驚醒,常常思緒紛亂,擔心自己的心臟不能康復、害怕還要再做心臟移植......我滿心煩躁郁悶、脾氣很差。

面對我的壞脾氣,醫生護士沒有絲毫不耐煩,總是耐心地勸解、開導我,護士長握著我的手對我說煩躁不利于心臟康復,讓我放心,一切都會好起來。他們不斷給我加油打氣,想方設法轉移話題,讓我開心。

醫護人員怕我悶,帶我去病房外散步,那個時候我身上連著導線、帶著機器,每次行動都要前前后后幾個人同時陪護,有人托著連接線、有人拿著輸液瓶,還有人端著監護設備、電源等,亦步亦趨陪著我前行。

那一刻,我真的非常感動,總想著有機會一定要報答他們。在醫護人員的精心治療照顧下,從身體到心理,我的狀態一天比一天好,身體各項指標趨于正常,人也恢復了之前的開朗樂觀。

7月30日,帶著一個黑色A4紙大小的挎包,我“輕裝”轉到了普通外科病房。包里面裝著的是電池,它通過一根經過皮下隧道的電源線,從體外連接到體內,給我的“人工心臟”充電。ICU的護士們陪同我到普通病房,給病房的護士仔細講解看護注意事項。

沒有生病之前,我一直對醫護人員有一些刻板印象,覺得他們治病救人是職責所在,僅此而已。可是這次住院經歷,讓我對醫護人員有了全新的認識

他們醫術高超,為我選擇最優方案,全力救治;他們仁心仁術,周到護理,細心、真誠陪護我、鼓勵我。沒有他們就沒有我的今天,他們就是拯救我于苦難的天使。“救死扶傷,大愛無疆,敬畏生命,無私奉獻”,這些話語不再是書本上的頌歌,而是作為患者的我切身的感受。

8月8日,術后一個月,我第一次到醫院外的廣場散步,那天陽光明媚,暖風和煦,空氣清新,那天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8月20日,背著黑色的小挎包,我出院了。

有慶幸、有感激、有期待,只要活著就有希望!

撰稿/編輯:宣教辦

技術顧問:陳海波、葉曉青、楊曉涵

部分動圖/圖片來自:soogif.com/pixabay.com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Uwwsw6OYS8ibyJxkkjITmMCPnSwl4H9r9s1FYsFLT4lUZgWoyR4I1rcnVgsMkySEyia8cXNxnE6dRnILSGWK9FhA/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买鱼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