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小說11

11

在這個華麗的宴會廳里,只有我一人顯得那么寒酸,但我不會那么寒酸的下去。就像小時候練習數百次一樣,我雙手微提著禮服的下擺,慢慢地低下了頭。我以奧亞的公主,而不是他的女兒的身份,向在我面前的克勞德致敬。

“請原諒我在這個吉日沒有準備一份相應的禮物,臣女請辭了,不過我準備了祝詞。奧亞之陽的光輝祝福著您。真心地祝賀您的誕辰,陛下。”

 

直到最后,他還是一副從容、沉著的樣子。克勞德不知為什么變得很安靜,他只是盯著我的背。在寬敞的宴會廳里,只有我向門口走的聲音響起。我不會畏縮不前,我要從克勞德親自贈予我的那個地獄中解脫出來。

 

不知是不是因為宴會已經開始很久了,走廊里冷冷清清的。我走在月色下的小路上,沒有一個過路人。

 

噠,噠。背后傳來腳步聲,周圍陰森森的。意識到有人跟在我身后,我毛骨悚然。我起初是緩慢邁著,但隨著那聲音越來越近,我向前邁的步伐逐漸加快了。甚至,從某一刻開始,我幾乎跑起來,提起裙擺橫穿走廊。

 

在這樣的過程中,我感覺到腳踝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稍后膝蓋和手掌上酥麻麻的,一陣陣輕微的疼痛不斷挑戰我的神經。我跌倒在一塊潔白的大理石地板上。我咬緊牙關想再次站起來,但是不知為什么腿上沒力氣,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只有鞋跟與地板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

直到這時,我才意識到自己像篩糠一樣,瑟瑟發抖。手心傳來的刺痛感,讓我打開握緊的手。也許是因為從離開宴會場后,我都一直緊緊地握著拳頭,手指甲在手掌上壓出了深深的紅痕,滲著血絲。我不記得,剛才自己是怎么離開那宴會的,我又怎么走到走廊,跌倒的。我也是第一次在那么多的人面前被強制性的侮辱,讓我一度喘不過氣來。

 

我舉起顫抖的手捂住了脖子,我真不知道我到底經歷了什么事。

 

突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我聽到了混雜著喘息聲的低沉聲音,“阿塔納希婭公主。”

 

他稱我為公主,似乎并不害怕克洛德的恐嚇。其實,第一次聽到他的聲音時,我就知道他是誰。所以,我將頭埋在手臂間,一言不發,就這樣裝作什么都聽不見。

 

他找不到我,會直接走掉吧?我那么想著,實際上卻有些期盼他過來。稍后,我就聽到他越來越遠的腳步聲。但隨后,我感覺到了腳踝上的觸摸,不由得蜷縮起來。

 

“請原諒我的冒犯。”可能是被我嚇了一跳,伊澤奎爾略微松開了抓住我腳踝的手。他給我這樣的感覺,讓我覺得自己被尊重。

 

我不由得抬頭,他的臉一半隱在黑暗中,一半被月光點亮。可能是因為今天是克勞德的誕辰日,伊澤奎爾穿著和上次成人禮舞會的時候一樣的裝束。但是,他向來很端正的頭發,好像因為急急忙忙跑來的緣故,有些蓬亂。

 

我只是靜靜地盯著他不動……

 

伊澤奎爾再次舉起手來,他手里拿的是我的鞋子,直到現在我才注意到,當我摔倒時,我的一雙皮鞋似乎脫落,掉到遠處。

 

伊澤奎爾小心翼翼地幫我重新穿上皮鞋,表情很莊重。當看著他這樣的時候,漸漸的有一種奇怪的難以言喻的心情涌上心頭。也許是因為他的手太軟了,我心也軟了幾分。

 

剛才宴會場的事他應該都看到了,但他看向我的眼神和聲音仍然非常溫暖而有禮貌。因此,我心里難以抑制的感覺又加重了幾分,有一種莫名的悲傷。

 

就在這時,伊澤奎爾的肩膀開始抽動。他抬起頭,看著我的臉,我感覺到他的表情在變化。而我再也擋不住他的溫柔,眼淚不由自主的撲簌簌掉下來,這都是伊澤奎爾對我的親切造成的。

可笑的是,在哭的過程中,剛才也想得更加清晰了。我居然被克勞德傷害了。他否定我,他狠毒地對待我。我竟然還如此心痛,如此流淚。

 

起初只是為了活著而騙他,和他一起度過的時光也都是為了我生存的謊言。可是這是為什么呀?結果變成了這樣,我仿佛失去了全世界。我好像從某個瞬間開始對他產生了感情。我害怕他以后可能還會一直記不起我。與其說他可能會下令殺死我,不如說他拒絕我,不再像以前那樣對待我,是在對我展開慢性謀殺。但,我不想承認這一事實。

 

我以前就習慣于一個人。我得到心儀的東西的次數就像摘得夜空中的星星一樣少。所以,再怎么貪心也不能表現出來。無論多么懇切地希望,也不能表露出其懇切。那是我保護自己的方法,也是我保護自己不受這種悲慘傷害的方法。

 

所以,這次我也能做到。就像從一開始就什么都沒擁有過一樣,那個人給我的愛,溫暖,親切,本來就不是我的......

 

即使克勞德就這樣從我的生活里消失了,我也能過得好好的。但是,每次突然想起來,我都受不了。一直以來,對他來說,最親近的人就是我。而現在,我在他心中成為了比世上任何人更遠的人。

 

所以,到了這個時候,我不得不承認。其實,從我得知克勞德忘記我開始,到現在,我從來就沒有覺得好過。無論怎么對自己反復說,其實一點也無所謂。但這些都是一點真心都沒有的謊話,是寒心后的自欺欺人。

 

因為生平第一次嘗到的溫暖,我正在一點點地沉入其中。現在,既然已經知道了,但憑我自己的意志,我根本逃不出這泥潭。所以,我每天都想要死去。更何況,造成現在不幸的情況的人是我,一天一天的自我埋怨,讓我快要瘋了。我一點也無所謂死亡。只是,還是會害怕……

   

"不要看,我現在不哭了……”正因為如此,我才更加無所事事,"如果我再不宣泄下,我實在撐不下去了。”

   

“我什么都沒見過。"伊澤奎爾再次把目光從我身上移開,默默地守護著我,直到我的淚水完全止住。

 

遠處看到的白色燈光在視野中像霧水一樣散開了,如深夜的風景,或如水中蔓延的水彩畫,映入眼簾的一切開始朦朧起來。也許正因為如此,我覺得好像在漁港里一樣。啊,真希望就這樣,眼中的一切都化為泡影消失。

 

那天晚上實在是太慢長了,感覺可能永遠不會就此結束。

        留言板:點我留言鴨~

往期精選

1、

2、

3、【紫狐周邊】 | 畫師上新!定制屬于你的專屬個性頭像!

點擊文末右下角的“好看”解鎖更多驚喜哦!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8Ldt80hCnCicM5ljmj47XicGicmQssApG01ewdBroftuqRaWu2OzBRfYHQibU2QzruT0oqJh91HaB9tmib454WQGuic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买鱼能赚钱吗